天天中文網

下載
字:
關燈 護眼
天天中文網 > 非正式探險筆記 > 第387章 紅傘

第387章 紅傘
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,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,并刷新頁面。
他這鏡子分不出正反面,因為兩面是一樣的,玻璃鏡面,上面用紅涂寫著字,鏡子的邊框和把手是木頭的。
  玻璃鏡面寫滿紅字,那還能照清楚啥?
  我不由得好奇,想看看這鏡子怎么用,威力如何。
  吳叔拿出鏡子,手腕一翻,將鏡子倒著握在手里,那姿勢應該是標準的握乒乓球拍的姿勢。
  我看看車窗外的鐵頭仙人球,腦袋足有西瓜那么大,吳叔的鏡子卻不足巴掌大小,他這是要干什么,用蒼蠅拍打西瓜,玩四兩撥千斤嗎?
  鐵頭仙人球一個發力,將車窗徹底撞碎,王叔說這是防彈玻璃,也就是說鐵頭仙人球的力量比手/槍大。
  它的腦袋撞進來,鉗子卡住車窗邊,想要爬進來,吳叔拿著鏡子,并沒有真的去拍它,而是從下往上照著它。
  我不太明白他為什么非要用這個角度,如果是拍照的話,這個角度顯臉大!
  鐵頭仙人球的腦袋本來就不小,鏡子根本照不全,但這把鏡子的用處應該不是為了照東西,當鏡面距離仙人球只有不到一掌寬的距離時,鏡面上的紅字像被仙人球吸走了一樣,從鏡面上浮起,全貼到仙人球臉上去了。
  看來王叔的電球、吳叔的鏡子,都是‘纏’身型武器,也算是近身武器,距離遠了不行。
  但效果是真的好,本來已經快鉆進來的鐵頭仙人球,被紅字纏身后,嗷的一聲慘叫,又跌回車窗外。
  那紅字像繩索,又像緊箍咒,死死纏在仙人球身上,我看那文字也不是咒語或符號,就是很普通的漢字,應該是首詩,我只看清了‘疑是地上霜’幾個字。
  我問包子知不知道是什么詩,她特別詫異地看著我,隨即恍然,哦了聲說:“對對,你在山里學的內容和我們不一樣,那是唐詩啊,靜夜思。”
  “啊,唐詩,威力好大。”果然文化傳承很重要……
  唐詩繩鏈越纏越緊,勒得鐵頭仙人球不斷哀嚎,原來它只有頭鐵,但身體不然,假如它的身體被勒成幾段,頭和鉗子再鐵也沒用。
  鐵頭仙人掌掉出車外,它不叫時看不到嘴,這一叫嘴巴的位置就暴露了,那是一口全鋸齒型牙齒的血盆大口,可以這么說,它腦袋的二分之一都是嘴。
  長著這種牙齒的生物肯定不是食草型,它的軀干被唐詩鎖鏈勒斷,它在地上打了幾個滾,便徹底靜下來。
  雨越下越大,坑里已經開始積水,我們不能再待在車里,鄭叔從座位底下拉出一個箱子,里面有一次性的雨衣,他拿出來分給我們,一人一件,穿上的人拉開車門先出去。
  王叔第一個穿上出去,他手里握著短笛,沒有借助繩索,沒幾下就蹬著坑壁跳回地面。
  四人不愧是多年的搭檔,行動的時候根本不需要語言交流,誰先上、誰后上,誰善后,全在無聲中進行。
  我和包子跟著他們爬出坑地,六個人站在馬路上左看右看,沒看到其他車的影子。
  有車人家也是走高速,何況現在又下著大雨,更沒人會走這條相對荒僻的小路。
  “再往前走一個小時,有高速服務區。”鄭叔負責看地圖定方位,他這話是對我和包子說的。
  “走吧。”我是沒問題,走一天都可以,包子這時候不行也得行,出來歷練就得有歷練的樣子,如果幾步路都不能走,以后干脆就死了做外勤的這條心吧。
  她自己也清楚,用力點頭說好,我們一行六人,走入茫茫雨幕,這邊的路燈不怎么亮,感覺要滅不滅的,但路面還是能照清,不至于讓他們深一腳、淺一腳。
  “吳叔,剛才那是什么啊?”包子的臉上全是雨水,這也擋不住她的好奇心,就著雨水開口問。
  “沒見過,不知道是個啥。”吳叔搖頭說。
  “您也沒見過?原來世上真有這么多怪東西。”包子嘖了聲。
  “你從小到大,聽說的還少嗎?”王叔打趣她。
  “那不一樣,聽說就像聽故事,沒親眼見過,沒真實感,不不,是沒有那么……震撼。”
  “近距離看到,怕不怕?”周叔問。
  “有點。”包子嘿嘿笑道。
  她豈止是有點,剛才鐵頭仙人球撞破車窗,她差點把我胳膊給掐斷,當然,我是說,假設我是人類的話,她那個力道可是不小。
  人只有在特別緊張的情況下,才會下意識地發這樣的力道。
  只不過其他四個人沒注意到她的動作,也沒感受到她的力道。
  我沒說話,不當面拆穿她,給小丫頭留點面子。
  其實她沒當場尖叫,沒有歇斯底里地胡亂躲避已經不錯了,不添亂就是幫忙。
  邊聊邊走,約莫走了半個鐘頭,公路上前后都是一片黑暗,這一路段的路燈更少了,隔老遠才有一個,光線弱了許多。
  我們六個是分成兩排走,周叔吳叔和我走在前排、鄭叔和王叔夾著包子走在后排。
  典型的睡眠質量差,但他還不知道身上有黑氣的事,他只說最近兩天,早上他總是在客廳醒來,晚上躺在床上,早上坐在沙發上。
  劉哥問他做的什么惡夢,年輕人說夢到他家屋里躺著好幾具尸體,血流成河,都是被刀給捅死的,割斷了喉嚨,血噴得到處都是。
  茶館老板消息靈,說不能夠啊,如果這片兒發生這么嚴重的人命案,他肯定早就聽說了。
  劉哥幾人也點頭說是,從這樓蓋好,他們都是第一批住戶,幾人常出來溜達,要是小區發生過如此恐怖的兇殺案,他們準能聽到信兒。
  這片小區剛建成五年,提到新小區這個詞,茶館老板似乎想起什么來,說他之前看過一篇新聞報道,講的是地產商在蓋樓的時候,工地發生命案,但死者并不是工地的工作人員,而是幾個查不出身份的未知者。
  因為他們和工地沒半毛錢關系,這篇報道只登過一次,就沒下文了。
  茶館老板當時也是出于獵奇心理,對這篇報道很感興趣,還遺憾沒有后續報道,算是變成懸案了。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下載
捕鱼达人安卓版 甘肃11选5规则 分分11选五app 芝麻策略 江西11选五走势图 一定牛 新浪财经大盘走势 上海快3预测下期号码推荐 资产配置策略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山图表分析 0c40百家乐 好彩1怎么买 30选5开奖号码 大东海a股票诊断 高手平特肖论坛精选 宜安科技股票股吧 哪个彩票平台有青海快三 众赢鑫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