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中文網 > 都市不死天尊 >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打入天牢

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打入天牢

    刑部天牢中。
  
      啪啪啪。
  
      鞭子橫空,皮開肉綻,只見兩名獄卒皮鞭沾著涼水使勁的在對李幽云抽打,而李幽云不過文弱書生,哪里經得起這種毒打,他渾身血跡斑斑早已昏了過去,可口中還是喃喃著冤枉二字。
  
      “他認罪了嗎”
  
      大學士張春山進入陰暗的牢房,冷聲對兩個獄卒問道。
  
      “大人,這書生嘴硬的很,他至死都不認罪。”兩名獄卒氣喘吁吁,顯然兩人連番抽打也累的夠嗆。
  
      “將他潑醒。”張春山眉頭一皺道。
  
      嘩。
  
      一盆涼水澆灌在李幽云的身上,他口中傳來一聲痛呼,終是緩緩睜開雙眼。
  
      “你你為何要冤枉我”
  
      當看到眼前的張春山,李幽云雙眸泛紅嘶吼出聲,顯然經歷了這一切他已然明悟,就是眼前這個考官在冤枉他。
  
      “李幽云,你也別怪本官,誰讓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”張春山冷聲道。
  
      “誰是誰”李幽云放聲嘶吼,口中不斷在咳血,經歷了這一番慘痛的經歷,他只想知道何人與他有如此仇恨,竟然想要他的命。
  
      “是我”
  
      驟然,只見一道身影走入牢房,正一臉得意的看向李幽云。
  
      “林林飛云”
  
      李幽云雙目瞪得滾圓,他死死盯視著林飛云,臉上呈現極其憤怒之色。
  
      “為什么這是為什么”
  
      “為什么”
  
      林飛云冷笑連連,他漫步來到李幽云身前道“你可知李纖纖乃是何人”
  
      “我告訴你,他是當今圣上的三公主,也是圣上最寵愛的一個女兒,你現在知道為什么了嗎”
  
      “公主”
  
      李幽云喃喃出聲,臉上逐漸露出一抹苦澀,他現在終于明白了,為什么在考場當中不見李纖纖,原來對方根本是個女子,而且還是當今朝廷的公主。
  
      “既既然她是公主可你為何要冤枉我”李幽云迷茫不解道。
  
      “李幽云,你是真傻還是假傻”
  
      林云飛冷笑連連道“我再告訴你一件事,纖纖公主本是我的未婚妻,可因為你這個狗東西,她竟然祈求皇上拒絕這門親事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還好我爹乃是當場宰相,更是三朝元老,皇上并沒有第一時間答應,而是與纖纖公主定下了一個賭約,若是你能高中狀元,她與我的婚事就此作罷,更會許配給你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可惜啊可惜,你再也沒有機會了。”
  
      聽著林飛云的敘述,李幽云終于明白了,這也讓他慘笑出聲道“林飛云,你這個卑鄙小人,你以為冤枉我科舉作弊,你就可以娶她嗎,她遲早會發現你的陰謀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哈哈。”
  
      林飛云放聲狂笑,看向李幽云的眼神好似白癡一般道“發現了又如何等她發現的時候你已經是個死人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而且你不要忘了,我爹是當朝宰相,門生遍布天下,縱然當今皇上都要忌憚三分,到時公主下嫁于我,這是板上釘釘之事,而你不過一個窮書生,你以為李纖纖還能為你復仇不成”
  
      “我殺了你”
  
      李幽云放聲怒吼,雙眸都赤紅如血,看向林飛云的目光充滿了仇恨之色。
  
      “你這個廢物,我看你怎么殺我。”
  
      林飛云從獄卒手中搶過皮鞭,兇狠的便朝李幽云抽去,頓時讓整個牢房傳來李幽云的慘叫之音。
  
      “打,給我把他活活打死。”林飛云隨手將皮鞭扔給獄卒,而兩個獄卒再次開始抽打起李幽云。
  
      “公子,他還沒認罪畫押,若是給他打死可不好辦啊”張春山趕忙進言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白癡嗎”
  
      林飛云呵斥道“我想要的他的命,難道還要他真的認罪不成,直接找份假口供按上他的手印,難道這些還要我教你嗎”
  
      “是是,下官明白了。”張春山連連告罪,可心底卻在發寒,這林飛云草菅人命簡直毫無人性。
  
      “這里就交給你了,我馬上就要上朝受封,我希望等我回來的時候,他已經是個死人。”林飛云冷聲出言,一甩衣袖就出了牢房。
  
      “大人他昏過去了。”獄卒小心提醒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沒聽到林公子的吩咐嗎
  
      繼續打,直到打死他為止。”張春山冷聲道。
  
      牢房外。
  
      葉軒與黃胖子并肩而立,黃胖子眉頭緊皺道“先生,在這么打下去李幽云會被打死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死”
  
      葉軒淡淡搖頭,他看著李幽云凄慘的模樣,低聲道“萬丈紅塵法我已然傳他,若是他能參悟其中法門,體內自然會孕育出紅塵之力,他自然就死不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可若是他參悟不出萬丈紅塵法,那他也只能死在這牢房當中。”
  
      耳聞葉軒話語,黃胖子面色微變道“可是他若是死了,那先生的計劃豈不是功虧一簣”
  
      “如果他僅僅只是個廢物,我要他又有何用”葉軒冷聲道。
  
      皇宮,金鑾殿。
  
      文武百官在側,當今皇上位列中央,而殿下三名書生正跪伏在地,正是此次科舉高中之人。
  
  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
  
      “飛云不愧是林宰相之子,此次科考一舉奪魁。”
  
      當今皇上贊賞連連,而林宰相也是滿面紅光,文武百官更是連聲附和夸贊,而跪伏在殿下的林飛云也是得意連連。
  
      “纖纖啊,現在你還有什么話說,飛云這乘龍快婿朕可是認定了,你也不許在違逆朕的圣旨了。”當今皇上大笑道。
  
      李纖纖側立皇帝身旁,只是她的面色極其蒼白,因為下面三人當中竟然沒有李幽云,這簡直讓她大驚失色,憑李幽云的才學怎么可能沒有高中
  
      “林飛云,是不是你搞的鬼”
  
      驀然,李纖纖好似想到了什么,她俏容含煞的朝林飛云質問,因為李纖纖知道,李幽云沒有金榜題名一定與林飛云有著極大的關系。
  
      “臣不知公主在說些什么”林飛云早有準備,表現出一副茫然不解之色。
  
      “纖纖,你太胡鬧了,還不速速退下。”皇帝面色一怒,此刻文武百官在場,李纖纖如此姿態,豈不是失了皇家禮儀。
  
      “父皇,不可能的,李幽云他學富五車,他。”
捕鱼达人安卓版 股票连续下跌怎么办 娱网棋牌充值 最火的捕鱼游戏 天中图库 好运彩 25选5今天晚上开奖结果 白小姐精选四肖必中一肖 湖北30选5 22选5中奖多少奖金 股票的入门知识 516棋牌游戏中心官方下载 今晚精准一码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 美猴王高于论坛香港网站 时时乐上海开奖走势 15选5今天开奖号 黑龙江36选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