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中文網 >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> 第六十章 穩字經 感謝新盟主‘師兄又去揚灰了’支持

第六十章 穩字經 感謝新盟主‘師兄又去揚灰了’支持


  辦法,還能想什么辦法……
  沐浴在晨光中,李長壽駕云而行,慢悠悠地飄向度仙門的山門。
  今日風和日麗、鳥語花香,確實是回返山門的好日子……
  在進入‘回山合理期’后的第二日,他就迫不及待地飛了回來。
  外面實在是太危險了。
  還是沐浴在人教光輝的庇護下,讓他心神安寧些……
  拿出自己的外出玉牌,到得山門前,李長壽與守仙門的仙人做道揖行禮,言道:
  “小瓊峰弟子李長壽,了卻塵緣今日歸來。”
  那仙人含笑收走了李長壽手中玉牌,問道:“此次外出,可有收獲?”
  李長壽答曰:“其實無甚收獲,只是覺得心底少了一份牽掛,自此可一心追尋仙道。”
  “善,”仙人笑著擺擺手,“回山好好修行吧。”
  “是,弟子還要去百凡殿稟告一聲。”
  李長壽又做了個道揖,駕云控制在合適的高度,朝破天峰百凡殿而去。
  守門的仙人含笑點頭,心中覺得,這倒是個不錯的年輕一輩。
  到了百凡殿,尋到今日當值的長老,總算將自己的返鄉之旅畫上了句號;
  如此,外出渡劫這一遭也算圓滿落下了帷幕。
  圓滿……個鬼……
  李長壽偷偷掐指一算,心底禁不住輕吟了聲。
  一百三十二座了,一夜之間又有兩個村寨搞起了海神崇拜……
  他明明,真的什么都沒去做。
  心底一嘆,李長壽對百凡殿當值的長老問了句:“弟子,可以去拜一拜殿中的祖師像嗎?”
  “自然,”那長老笑道,“祖師像掛在那就是讓門人弟子敬拜,去就是了。
  咱們度仙門是人教一脈,你們弟子要守的規矩雖多,但實際上追求的是無為無拘,只是要尊禮,不可冒犯祖師。”
  “多謝長老,弟子明白。”
  李長壽面色頗為鄭重地答了一句,隨后便認真整理了一下長袍、內衫,走到了大殿正中的圓臺外,仰頭看了眼上方的畫像。
  畫像中,一位面容模糊無法看清的老道,坐在一頭青牛之上,背后有寶光閃耀。
  這就是太清圣人顯靈時被記下來的畫像。
  之所以面容模糊,卻是誰都不敢去畫圣人真容,畫了便會被圣人所知,說不定會降下責罰。
  當下,李長壽先雙手前拱,慢慢做了個道揖,隨后前走兩步,上香、供奉,后退三步,撩起道袍下擺,跪在了蒲團上。
  度仙門有兩位執事、一位長老剛好看到這一幕,都略微點點頭。
  像這樣,在平常的日子里都會前來拜祖師的弟子,當真不多見了。
  片刻后……
  “這弟子怎么還在那跪著?”
  “心誠則靈,應當是想讓祖師庇佑,仙路常寧。”
  又過了片刻,在大殿各處‘隔斷間’內,走出來十多位長老、管事,好奇地看著這邊。
  “這弟子該不會,是遇到了什么難事了吧?”
  “咱們可是吃了不少這弟子的靈魚,要不要去問問,幫幫忙?”
  “哎,他不來主動求助,咱們也不可多打探什么,誰還沒個煩心事了?”
  半個時辰后。
  “大家各自回了吧,莫要多看了。
  這弟子剛了卻塵緣而歸,應當是心境不穩,想借此平復心境。”
  周遭人漸漸散了;
  幾位長老心底暗道,稍后李長壽過來拿月供、問修行,暗自給他點好處……
  這弟子應該是遇到了難事,但祖師可是‘那個’,如何會管這般小弟子的小事?
  總算,李長壽拜滿了一個時辰,慢慢起身,心底安穩了不少。
  要對抗圣人,唯有抱緊其他圣人的大腿!
  這,就是他唯一能想到的辦法。
  哪怕因為被門內少許關注,權衡之下也必須來這里拜一拜人教教主,讓自己在教主他老人家那里,多一丟丟存在感。
  ——門規限制,不能私掛祖師畫像祭拜,能找到的祖師爺的掛像就是在此地了。
  出得百凡殿,李長壽駕云朝著小瓊峰而去。
  其實轉念一想,也可能是自己多慮了;
  堂堂圣人,如何會真的自放身段,來針對他一個人教的小仙人?
  成圣之后,大劫不毀,要爭的是面皮、教運。
  但,萬一呢?
  圣人、圣人,在‘人’前加了個‘圣’,那不也是代表還有‘人性’嗎?
  當然,圣人們并不是上古才誕生的人族,道門三教主是盤古大神元神所化,其他三位都是先天生靈,跟腳不明。
  萬一西方教那兩位大佬,突然因為某種原因上了頭,真就要跟他一只小蝦米一般見識……
  【嘿,就你這小子還敢搞事?】
  李長壽嘴角抽搐了幾下。
  看來,小瓊峰的復合大陣中,需要搞點遮蔽天機的陣法了!
  不過這類陣法的陣圖,度仙門掌門都不一定有,更別說布置起來需要的寶材……
  世道多艱難。
  心底思索中,李長壽已然飄到了小瓊峰上方,低頭一看,就看到了在樹下打坐的靈娥。
  ‘其實,也是個概率問題,安心修行吧。’
  李長壽呼吸吐納了一陣,調整好狀態,這才緩緩落向下方隔絕陣。
  很快,樹下的靈娥歡呼一聲,幾步跑著沖了上來;
  但李長壽對她做了個噤聲的手勢,示意她乖乖站好,隨后便走到師父的草屋前,對著草屋行禮,言說自己已了卻塵緣歸來。
  屋內傳來幾聲大笑,齊源老道勉勵了李長壽幾句就繼續閉關,將屋子外面的幾重陣法再次開啟。
  師父正在參悟無為經的關鍵時刻。
  仙識掃過,小瓊峰各處景色印入心底,李長壽的那份不安也淡了許多……
  不管如何,修行還是要修的,日子也是要過的。
  自己雖然之前也想過,去南海一趟將自己的神像都弄碎;
  可一想到,自己現身容易引發更多未知事件,也就索性任其發展……
  “師兄!”
  藍靈娥眨著那雙明亮的眸子,兩只手在身側抬起來,像是雛鳥撲騰一般忽閃了幾下,“嗯?”
  李長壽卻是直接板起臉,“你跟我進來。”
  藍靈娥哆嗦了下,頓時擺出了一張苦瓜臉,低頭跟在師兄身后,委屈巴巴地進了自己草屋。
  搬蒲團,并腿,跪坐,低頭,擺表情……
  流程依然十分熟練。
  李長壽坐在圈椅中,開啟草屋周遭陣法;
  看著面前這個已經鎖了容顏身段的師妹,他低聲一嘆:
  “我就出去了三年,你!”
  小靈娥瞬間閉緊雙眼,抬手抓著自己耳垂,連忙喊道:
  “師兄我知道錯了!
  劉思哲師兄和王奇師兄的對決有我的原因在!
  我也沒想到會這樣,那天只是隨便出了個主意,真的只是想要打發他們離開,結果欠妥考慮,讓事情鬧大了!”
  “嗯?”李長壽怔了下,“我是在問你……湖里靈魚少了三分之一的事……”
  藍靈娥怔了下,隨后身體彎彎扭扭地癱坐在那。
  完了,已經全招了。
  ……
  一年多以前的那天,劉雁兒帶著她兩個師弟離開之后,第二天就出了事。
  劉雁兒知會了王奇,事先稟明了師父和峰主,然后用計,告訴了劉思哲自己已有身孕,本是想讓劉思哲至此就不再糾纏,卻不想劉思哲直接去找王奇打了一架。
  這一架兩人都沒有受太重的傷,算是勢均力敵,但卻因弟子私斗被門規懲處。
  劉思哲被罰閉門思過二十年,不可踏出都林峰半步;
  王奇也被罰停月供三年,而后便與劉雁兒結成道侶,在小靈峰修行……
  “師兄……我錯了……”
  “錯在哪?”
  “我不該……沒考慮清楚他們幾個人的反應,就直接給雁兒師姐出了這個餿主意,”藍靈娥低頭應著,“結果害的他們三個都受了門規懲罰。”
  李長壽嘴角一撇,罵道:“我教你這么多年,你是真的用了短短幾年,就把我教你的全吐出來了。
  也罷!
  你性格本就是這般,是我不該對你有這么高的要求,唉,罷了。”
  “別,別罷了!師兄你盡管要求我吧!”
  靈娥頓時慌了,“我以后再也不闖禍了!
  你不要放棄我呀師兄!
  我以后安安靜靜在你身邊修行,遇到陌生人一句話都不說了!”
  “那你再說,自己錯在哪了?”
  藍靈娥眼圈一紅,頓時有些手足無措,“我、我……”
  “你就不該管旁人事!”
  李長壽手指戳了戳桌子,嘆道:“你知道那劉雁兒命中的姻緣,到底是跟劉思哲還是跟王奇?
  一個暗戀百年,一個相識幾年,劉雁兒為什么會猶豫?為什么不能狠心對劉思哲說狠話?還不就是心底有所遲疑。
  劉雁兒已經一百五六十歲,她能想不到其他辦法?
  非是不能,只是不愿!
  你這樣相當于直接絕了一人的路,讓她本來還未定的姻緣成了既定。
  若是順了旁人天命也就罷了,若你是改了旁人天命,你一句話就承擔了三人的因果。
  這損了你自己多少運道!
  不要總是覺得自己最聰明,最有主意,沒有人會比旁人笨多少,只有人喜歡自作聰明!
  此事,就是你心性不穩的最好寫照。”
  藍靈娥扁著嘴,顫聲道:“師兄,那我該怎么補救?”
  “做多錯多,稍后你去給劉雁兒師姐賠禮道歉,求她一句原諒,”李長壽靠在圈椅上,揉了揉眉頭,“看來你還是不太明白。
  給你舉個最簡單的例子。
  若是今后劉雁兒師姐和王奇師弟鬧掰,她首先會怪誰?”
  靈娥秀眉一皺,低聲道:“是我這個當初出主意幫她拒絕另一人的……外人。”
  李長壽苦笑道:“所以說,為什么要去干涉旁人私事?
  情之一字,自古誰能說清?
  這并非是修道問長生的必需品,你每日想最多的也是此事,長此以往,只會浪費你的資質和悟性。
  你自雁兒師姐那賠禮之后,也在峰上好好反省,劉思哲什么時候出關,你也什么時候出關吧。”
  李長壽站起身,又道:“這次不多罰你,自己拿個石板,去抄寫穩字經三百遍。
  什么時候真的明白自己錯在哪,再去找劉雁兒賠禮。”
  言罷,李長壽黑著臉,負手就要離開。
  靈娥卻又喊了聲:“師兄,還有一件事。”
  李長壽禁不住走了回來,抬手摁住靈娥的腦袋,用力揉了幾圈,滿臉恨鐵不成鋼,把她精心梳起的云鬢都揉散了……
  “你到底還惹了多少事,能不能一并說了?
  你師兄我容易被你嚇出心魔!”
  “不是闖禍,這個算是意外收獲,我就闖了剛才這一個禍,真的……”
  靈娥小聲道,“是關于師父當年受傷之事,因為雁兒師姐這件事,我聽到了一則傳聞……
  師兄,附耳過來。”
  嘀嘀咕咕,如此這般。
  李長壽俯身聽了一陣,隨后便是眉頭輕皺,但很快就恢復如常。
  “此事你不要多管,先去抄寫穩字經,賠禮后來丹房找我。”
  “哦,”靈娥應了一聲,目送師兄飄去了丹房的方向。
  完了,師兄對自己的好感倒退最少十年……
  隨后她幽幽的嘆了口氣,抱著蒲團去了柳樹下;
  拿出一面石板、取出一把法器刻刀,手背蹭了蹭眼角的眼淚,披頭散發趴在那,默寫師兄十幾年前所著的某篇經文。
  寫完一遍,她又擦了擦眼淚,將石板上的刻印抹去,繼續寫第二遍。
  柳枝依依垂落,撫著她隨風飄晃的青絲,似乎在監督她做功課。
  ……
  《穩字經》
  洪荒·佚名
  生來往,莫管閑,仙已固,難爭先。
  遇不平,思自力,遭難事,需自省。
  朋若多,事無躲,友若寡,免橫禍。
  敵莫立,立必危,先下手,后成灰。
  莫自持,休自懼,萬事穩,可得寧。
  修歧路,退則進,得機緣,謀而定。
  昔紅某,老好人,終被算,何其慘。
  有妖能,謀算多,被敲昏,上烤架。
  舊濁族……
  (后百字略)
捕鱼达人安卓版 江西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 四人麻将单机游戏下载 24小时捕鱼上下分 下载app腾讯分分彩 东北填大坑app 今天上证指数 辉煌亚洲棋牌05566 新坐标股票 重庆麻将 炒股开户流程 大地棋牌免费下载 熊猫麻将怎么下载 香港一波期期中特 广东福彩36选7走势图 捕鱼来了弹头回收多少金币 单机正宗哈尔滨麻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