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中文網 > 無限之神話逆襲 > 第七卷 第一百一十一章 唯有一戰

第七卷 第一百一十一章 唯有一戰


  聽到謝云流那決絕的話音,看著半空那截飛舞的衣擺,李重茂渾身止不住的顫抖起來。
  割袍斷義,他竟然與自己割袍斷義,我錯了,我真的做錯了。
  他從未想過要拋下自己,他選擇回到純陽,是想在大唐站穩腳跟,然后更好的幫助自己。
  我究竟……干了一件怎樣的蠢事啊?
  此刻的李重茂又慌又悔又恨,無論實際上還是精神上,謝云流一直都是他最大的依靠。
  這也是他不愿謝云流重歸純陽的原因,他最怕的就是謝云流拋下他,再也不管他,如今謝云流與他割袍斷義,他是真的有些慌了。
  心慌的同時,李重茂又悔恨交加,他不恨謝云流,任誰被自己最好的朋友算計坑害,都會做出這樣的選擇。
  他恨的是蠱惑自己的藤原廣嗣,恨的是鬼迷心竅的自己。
  有時候世事就是如此弄人,越在乎反而越容易失去,李重茂因為太在乎謝云流,一受他人蠱惑,便干下這等蠢事,反而失去了這個有著數十年情誼的朋友。
  從少年時起,謝云流就是李重茂的知心大哥哥,李重茂也打心眼里將謝云流當成自己的兄長。
  在他迷惘的時候,是謝云流陪在他身邊開導他,在他無助的時候,謝云流告訴他,他一定會幫他。
  “若是將來,我有許多事處理不來,你會幫我的吧?”
  “那是自然,重茂之事,便是云流之事,有我在,放心便是。”
  “還是你對我最好,世上恐怕再沒有第二個人,會如此待我了。”
  話猶在耳邊,然而那份肝膽相照的情誼,卻被他的愚蠢,斬成了兩半。
  “啪”
  李重茂心態崩了,他抬手便重重的扇了自己一巴掌,臉頰瞬間腫了起來,鮮血順著嘴角流下。
  他縱身下馬,身形閃動間,身后留下了道道殘影,此刻他的速度,竟不在羅長風之下。
  李重茂不管不顧的沖向謝云流,野村一郎根本就沒反應過來,伸出的手只抓到了他的殘影,只來得及叫出一聲:“太子殿下……”
  大唐皇室專屬武學“臥龍步”,本就是天下一等一的輕功步法,又哪里是他抓得住的。
  野村一郎感覺,事情要糟。
  這廢太子李重茂,是他們圖謀中原最重要的棋子,當然,謝云流也是,可如今的態勢,似乎這兩顆最重要的棋子,都要脫離掌控。
  “云流,云流……我錯了,我真的知道錯了,你不能這樣對我,我除了你,已經什么都沒有,你不能不管我……”
  李重茂全力施展臥龍步,在那截衣擺還未落地前將之抄入手中,無視指著他的五把劍,奔至謝云流面前,眼中帶著淚花,神色慌亂的哀求著。
  看著李重茂此時的狀態,羅長風與李復阿青默默放下了舉起的長劍,便連最為鐵石心腸的祁進都不免動了惻隱之心。
  見李重茂如此模樣,最為心痛的還要數謝云流,他脾氣性格一如既往的剛直沖動,此時卻也有些后悔。
  可說出去的話,如潑出去的水,他此時也只能閉目嘆道:“早知今日,何必當初,在你做這件事時,你就該想到,若他日我知道了真相,會是何等感受。”
  李重茂泣道:“我想不了那么多,我當時知道你約李忘生相見,欲化解當年的恩怨,我便方寸大亂。”
  “你若與純陽盡釋前嫌,便要離開東瀛,重歸純陽,你走了我又該怎么辦?”
  “此時藤原廣嗣便向我提出了這個計劃,我當時只想著將你留住,我……我只是怕你走啊!”
  謝云流默然無語,卓鳳鳴張口欲言,卻最終還是嘆了口氣,沒敢說什么,李重茂之事干系重大,他也不敢輕易開口。
  羅長風心里也很清楚,此時謝云流需要一個臺階,他與卓鳳鳴他們不同,他看得更加長遠,心里也有自己的想法。
  是以他清咳一聲,弱弱的道:“大師兄,我看他也只是因為太在乎你,所以才一時糊涂,好在并未給我們造成什么傷害。”
  “如今看他也是誠心悔過,要不……你就給他次機會,原諒他這一次?”
  李重茂聞言,感激萬分的看了羅長風一眼,隨即滿目希冀的看著謝云流。
  謝云流遲疑的看了看李重茂手中那截衣擺,依舊沒有說話。
  羅長風見狀,眼珠一轉,探手從李重茂手中取過那截衣擺,嬉笑道:“多好的衣服,就這么割壞了多可惜,不過沒關系,純陽宮的女弟子女紅很好,縫上也就是了。”
  說著便將那截衣擺塞進了謝云流懷中,謝云流也沒什么動作,任由他作為。
  羅長風做完這件事后,狀似自言自語的道:“衣服破了還能縫補,有些東西破了,可就再也補不上了,好自為之吧!”
  李重茂渾身輕輕一顫,默默對著羅長風抱拳躬身一揖。
  謝云流終于開口,他輕嘆一聲,道:“罷了,既然小師弟替你說和,我便原諒你這一次,今后在做事前先過過腦,莫要再被人利用。”
  李重茂大喜過望,連道:“不會了,決然不會了,只要你別不管我,我以后什么都聽你的。”
  說完這句話,李重茂回過身來,看向野村一郎,大聲道:“野村君,退兵吧!放云流離開。”
  野村一郎臉色難看的道:“太子殿下,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?”
  李重茂道:“我知道,從一開始,這個計劃就是錯的,既然是錯誤,就要及時糾正。”
  野村一郎怒道:“李重茂,你這個無恥叛徒,之前你背叛謝云流,現在又背叛了我們的盟約,難道你真以為我不敢對你出手嗎?”
  李重茂聞言也是大怒,正要再說些什么,一只大手放到了他的肩上。
  是謝云流,他將李重茂向后拉到自己身側,沉聲道:“你還不明白嗎?對你來說,這是個錯誤,但對藤原廣嗣來說,他從來沒有錯。”
  “我們不過是他手中的兩顆棋子罷了,如今棋子不再受他掌控,他自然得將之毀掉。”
  羅長風附和道:“很簡單的道理,自己無法掌控的棋子,也絕不能讓給敵人,令雙方實力此消彼長。”
  “藤原廣嗣狼子野心,他的目標,從來就是我大唐的萬里江山,若你們一直與他合作,才是真的與虎謀皮。”
  謝云流手中長劍一擺,喝道:“不必多言,今日……唯有一戰而已。”
捕鱼达人安卓版 快乐8官网app 白山大嘴棋牌官方下载 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 pk10直播视频 pk10稳赢公式 江西多乐彩开奖公告 怎样申请股票开户 快乐八查询 幸运28开奖结果一样吗 今晚澳门彩报1 澳大利亚有快乐8吗 浙江20选5要中几个 2020如何网上赚 浙江20选5技巧 街机捕鱼城官网 手机麻将软件